唐文钰:

大家好!

我是功能医学医生网记者唐文钰,今天,我们有幸请到台湾功能医学著名专家、台大医院神经内科主治医师洪作行先生接受我们的专访,欢迎洪医生!

 

洪作行:

你好,功能医学的前辈、同才,各位医师、各位听众、各位观众,大家好!

 

唐文钰:

先和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嘉宾。洪医生是台湾功能医学创始人之一,他是全球较早从事功能医学临床研究的专家,也是将功能医学引入中国大陆的早期权威专家之一。

 

洪医生有关极其丰富的功能医学和抗衰老临床经验,他致力于将功能医学的治疗理念、临床技术与先进再生医学、抗衰老医学相结合, 为病人提供个性化的慢病治疗和健康管理。

 

在第二届量化健康-精准营养学术论坛即将于 10 月 29 日在杭州举办之际,我们特别邀请本届论坛演讲嘉宾之一的洪医生接受采访, 谈谈大家关心的功能医学发展与临床实践问题。

 

唐文钰:

洪医生,功能医学在大陆有了十多年的发展,您是把功能医学临床实践传播到大陆的早期权威专家之一。那么,您能谈谈对大陆功能医学发展的观感吗?与台湾相比较,两地功能医学的发展之路有何异同呢?

 

洪作行:

大陆功能医学的第一家诊所,其实是2011年在北京成立的,转眼之间也已经9年了。我想,从一刚开始大家对功能医学陌生、不了解,到现在风起云涌,有更多的医师在不断地接受功能医学的教育。这些教育,不管是来自国内的、台湾的,还是美国的,除了让所有的医师了解临床以外,更多地了解到,功能医学其实是“治标跟治本”的观念,“病理学跟生理学”的观念,“分科医学跟整体医学”的观念。所以我想,更多地去了解这一块,在医师对病人的照顾上,能够做到标本兼治,真正实现预防医学上所谓“治未病”的概念,这个是我们大家都希望看到的,而且所乐见的。

两岸(功能医学的)发展,因为台湾走的比较早一点,台湾大概在25年前左右,就开始有功能医学的萌芽,到现在,执行功能医学的医师可能在临床的经验上会比较丰富一点。那么,大陆(功能医学的发展)大概有10年左右,所以大家目前所接受的基础教育比较多,如果我们在大陆这块土地上把功能医学运用得更广、更深,我想大家需要累积更多的临床经验。

 

唐文钰:

洪医生,您在功能医学临床实践领域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。请问, 您认为如何才能更好地运用现代抗衰老和功能医学的理念与技术,为个人提供全面个性化的保健治疗方案?在功能医学临床实践中,您认为哪些是最关键的因素呢?

 

洪作行:

我想,站在科学的立场上,我们还是希望一个精准医疗的概念,一个科学的态度,所以我们运用现代科学的理念跟技术,去做所谓的抗衰老或“治未病”的临床实践。我想,在中医理论上有很多是“治未病”的概念,但是中医可能会被一些人认为缺乏科学的根据。功能医学刚好弥补了这一块,因为功能医学是用生理学的概念来看疾病,而不是用病理学的观点来看疾病,简单地讲,就是医院可能诊断你是什么病,而我们要问的是,你为什么生病?这是根源所在。

人体最基础的,就是吃饭、长大而已嘛,对不对?吃饭不就是营养吗?进到身体叫做代谢,所以,生理学最重要的就是营养跟代谢,我们所说的上游医学,其实也就是营养跟代谢。营养代谢混乱,久了才会变病理学的病例,这是“上游”跟“下游”的关系。

现在的生理学,因为我们在检验设备上的进步,已经有能力去分析生理学的变化。这个就是科学,是有数据的东西,我想运用这样的方式,可以非常精准地调控我们给客人开出的所有的营养素、功能营养素、调养。这个进步,大大地让功能医学以及生理医学能够放到临床上使用,让我们不只是诊断什么病,更能够去想象为什么病这件事情。我想,这是所有治疗慢病、预防医学、保养性医学的一个最重要根基,这就是科学。

 

唐文钰:

我们知道,您将出席 10 月 29 日在杭州举办的第二届量化健康-精准营养学术论坛,在论坛上,您发表的演讲将关注哪些方面的内容,为什么会选择这些主题?

 

洪作行:

这次我的发言,最主要是谈——优生、优养从孕前开始。从预防医学的角度看,我们希望所有的妈妈生出来的宝宝,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宝宝,这会减少(一个人)非常非常多后面的健康问题。

生命的开始,基本上是从妈妈的肚子就开始了,当一颗卵子与一颗精子结合以后,这颗受精卵要在妈妈肚子里10个月。简单讲,妈妈身体内环境有的营养素,孩子才会有;妈妈身体里有的毒素,孩子也会有,所以一定要把妈妈先调好了,把妈妈身体的内环境调好了,宝宝在妈妈肚子里里的10个月才会得到最好的照顾。一个孩子的发育,任何器官的发育——比如现在我们知道,很多孩子被诊断自闭、注意力不集中,其实都是大脑功能的障碍,这些大脑功能障碍的原因在哪里呢?我们觉得,在妈妈肚子里的10个月,其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在受孕以后,妈妈的环境,可能绝对不会只是所谓的缺乏叶酸问题。妇产科,你去做产前检查的时候,都会叫你补充维生素B族或叶酸。妈妈的身体难道只缺B族跟叶酸吗?恐怕不止这样。应该把妈妈视为一个人,妈妈的内环境跟一个健康的人是一模一样的,甚至需要更多——因为孩子会把它消耗掉。所以,到底妈妈身体缺了什么,是应该透过功能医学的检测去评估,妈妈的内环境到底少了什么、多了什么?少的应该把它补回去,多的应该要把它拿掉。妈妈的内环境干净,才能确保胎儿在肚子里10个月的成长处在最佳环境。

所以,优生、优养,也就是把孩子生得好、养得好,应该从孕前开始。妈妈在怀孕前,应该就把身体调到一个最好的状态,之后再来做受孕后状态的调理,是对胎儿最好的方式。这就是一个百分之百的预防医学的概念。

 

唐文钰:

洪医生,这些年来,您一直活跃于海峡两岸的功能医学机构,足迹遍及台北、北京、上海等地。您认为功能医学在两岸的发展前景如何?会逐步在哪些方面取得比较大的突破呢?

 

洪作行:

我想,功能医学这27年来,从美国IFM开始直到现在,有越来越多的医师在接触这一块,而且不限于哪一科的医师。我们到国外开会的时候,很多医师都分布在各科,应该说,各科医师遇到疑难杂症、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,就要回到根本的问题——这“根本”,就是生理学,就是功能医学。我想,这个领域随着科技还有教育的普及,对医师的教育,对健管师的教育,甚至对民众的教育,民众会有越来越多的对功能医学的认知,能够接受预防胜于治疗的概念,而且真的是非常精准、非常科学的方式去做预防医学。

功能医学,不只是补充品的问题,其实功能医学里面谈到的更多的是一个life style,也就是生活形态的问题。身体的内环境要保持好,个人生活形态绝对是重中之重,现在都知道很多的慢性病就是生活习惯病,所以功能医学不只是用补充品在这边调,不只是卖补充品,不是,而是更强调生活形态的重要,营养、运动、舒压、睡眠,再加上补充品,让身体的内环境保持一个最好的状态,这才是真正的功能医学。

我相信,没有人希望生病,每个人都希望不要病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维持在最巅峰的状态,能够赚钱,能够过生活,能够去享受生命,这才是真正的预防医学。我想,教育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,推广功能医学的概念,让更多的人知道。预防胜于治疗,这句话大家都说烂了,但没有真正落实到科学的预防医学上。功能医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,所以我对功能医学的推广,抱着很乐观的态度,希望有更多——不管是媒体教育,甚至大学的教育、医学院的教育,就能够灌输给我们的医师营养学、生理学、整体医学的概念,这样会慢慢地把功能医学做得越来越壮大,能够慢慢地跟主流的现代医学做一个平衡。不要只是治标,更要治本,治本才是真正的预防医学。对此我是乐观的,当然,我们也愿意为这一块的教育不断地尽心力,去阐述功能医学的精髓,让更多的人去了解。

 

唐文钰:

洪医生,最后一个问题:我们功能医学医生网的网友,绝大多数是大陆功能医学与健康管理领域的专家、医生以及对功能医学感兴趣的朋友。洪医生,您作为功能医学领域的权威专家,有什么寄语对我们功能医学医生网的网友讲的吗?

 

洪作行:

功能医学医生网的网友,很多是医师或者是这个领域的健康管理师等,我想,功能医学对医师的要求是比较高的,因为医师是主宰者,在医疗行为里是比较主动的一方。现在,已经很多人提供功能医学的教育,除了上课以外,临床经验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我们想想,为什么我们的医学院学生毕业以后,需要见习、实习,住院医师好几年才能当主治医师,为什么?因为就是要把书本上的知识跟临床结合。我们知道,医学不只是科学,它是一门艺术,所以它的经验是很重要的,一定要把功能医学适当地应用在临床上。你越用,你会越有经验;你越不用,或你不敢用,你就越没有经验。当然,现在很多提供教育的都是基础教育,是一个纵向的描述,经验是一个横向的串联,他是整体医学的概念,所以我们不断地提供医学是整体医学的概念,营养、肠道、代谢、解毒、荷尔蒙、免疫,这六件事情是横向的、综合的概念,所以执行功能医学的医师的临床经验就是非常非常的重要。

但是,他(功能医学)是一门很新兴的科学,很多理念会跟现在的主流医学有冲突。执行功能医学的医师,必须在临床经验里,非常非常的细微的去体会,当你用这些方式去治疗病人的时候,他所产生的差异。还有,功能医学很强调的是,没有一个人是一样的。你即使给同样的东西,也都没有一个人是一样的,所以您必须要经常地去使用这些,不管从诊断,从检测,从治疗,要非常细微地去体会每一个病人或每一个客人的差异性,然后累积经验。您做的越多,您越经常地使用,你会越来越熟悉,这确实是一个经验的累积了。

所以我们希望将来,如果有机会,通过功能医学医生网所做的教育,有更多的常规性基础教育之外的内容。以前,医院里最有趣的就是病例讨论会,病例讨论会提供的是一个综合思考。将来有机会,我们(功能医学医生网)推出病例讨论会的方式,把每一个病例拿来讨论,从功能医学的角度,从主流医学的角度去思考,然后给所有医师brain storm(大脑风暴),然后慢慢地去磨功能医学的思考逻辑跟治疗方法。这可能是短期内需要再加强的东西,因为我们(台湾)已经做了大概二十几年了,在很多很多案例里面,我们有累积的经验。我们也希望,将来能够把自己的一点点心得,通过功能医学医生网去跟大家分享,怎样去思考,怎样去解读,怎样去治疗。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东西,但一定要朝这个方向去做,这样功能医学才推的开来。

 

唐文钰:

谢谢洪医生非常感谢洪医生接受我们的专访!通过洪医生的介绍,相信大家对两岸功能医学的发展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也让我们非常期待您 10 月份在杭州论坛上的演讲。

再次感谢,网友朋友们,再见!